【影评】《柏格曼的岛》:就以诗意的口吻,拨开人心的昏暗与荒唐 – 电影神搜

I don’t wanna talk
About things we’ve gone through
Though it’s hurting me
Now it’s history —— The Winner Takes It All

柏格曼之於影迷,还有电影工作者,无疑皆是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名字。尽管并非每个人都看过他的作品,但那份远近驰名的残酷,直抵心灵的细腻与批判,加上诸多形而上的讨论,更将电影创作推向框架之外的疆域。近期上映的《柏格曼的岛》取其精神,并以柏格曼长居的瑞典法罗岛做为主要场景,改以温婉的语调,缓缓讲述人的黑暗、自私与旁徨。

《柏格曼的岛》故事启程首先聚焦於一对夫妻,他们分别身为导演以及编剧,为了潜心完成剧本,决定短居於柏格曼故居,好在静谧的氛围下闭关书写。然而,美好且清幽的环境不只让人感到舒心,少了外在社会的纷扰,同样也使得女主角无法再以「忙碌」逃避生命中那些难以消化的内心梗塞。

也因此,电影的重点,其实不在於女主角是否顺利产出剧本,而是她如何面对、回应不断被创作、环境以及关系勾引出的不堪与躁动。巧合的是,本作的主题刚好契合另一部坎城影展竞赛片《世界上最烂的人》,皆有成就较为辉煌的伴侣,并同样因此感到自卑、失落,然後喘不过气,抱着迷惘一路跌跌撞撞。

在《柏格曼的岛》中,女主角虽然喜爱柏格曼的电影,却十分讨厌、反感当中的残酷。而这也不是针对柏格曼,就连观看丈夫的作品,同样难以承受残忍之举,好比説剧中人物突刺反派一幕,即便是自我防卫,依然唤起她的恐慌,吓得她仓皇逃出影厅。

有趣的是,参照佛洛伊德的说法,人之所以会讨厌另一个人,不仅因为别人拥有我们看不惯的特质,亦因为我们自己也有,却无法允许、接纳自己如此不完美。随後,为了要化解内在冲突,更狡猾地把引发不适的责任全都归咎於他人,进而巧妙忽略自身缺陷,好比嫉妒、渴望窥探、寻求破坏,又或是言行不一致的事实。

由此可知,与其说柏格曼的作品让她反胃,倒不如说柏格曼的主题,使她想起内心的那只撒旦。为此,电影中陆续提到的仅有外壳的屋子,正巧呼应女主角的焦虑:总是害怕被人看穿,抑或是让人失望。

另外,那一句:

「我卡住了」

代表的除了剧本创作一事,也在暗示过度追逐他人认可的女主角,丢失了认同自我的信心与根基。至於片尾一段父女之於鬼魂的讨论,可说是最为契合女主角心境的注解。若是缺少实践自我的信心,迷惘就会是纠缠一生的幽魂,再依据当下的恐惧,幻化成各种骇人的样貌。甚者,有时宛如一座无底深渊,越是想要消除,越有可能会被吞噬。

接着,当《柏格曼的岛》故事渐入尾声,整体结构却反而更加暧昧,本以为是虚构的剧中剧看起来就像女主角的内心世界,彷佛是在追悼逝去的青春,尤其是关於性的渴求与贪恋,恰恰回扣她诱惑丈夫失败的段落,反覆感叹步入中年的婚姻关系,再也容不下激情。

换言之,法罗岛正是展演女主角内心的舞台搭景,剧中剧的主要人物都是她的替身。无论是 Joseph 从未出现的现任女友,还是年轻的 Amy,皆象徵不同时段的人生切片,就连 Joseph 本人,也能视为女主角心中混杂「爱家」与「狂野」的矛盾面。

到头来,剧本的结局落定何处?究竟何者为真?或是何者为假?全都朦胧不清。以此来说,《柏格曼的岛》故事非但没有随着剧情推进而逐步厘清,还吐出更多的问号,观众好似被一团迷雾给包围。失去方向感之下,只好运用原始的感性来探索,甚至要献上私密且赤裸的自我,才能召唤那些残缺的篇章,或说找到出口。

不过,打从出生,人类就像被丢入一个漩涡,虽然能够锚定起点,但关於未来、生命的结局,始终无法盖棺定论,端看人们怎麽去想像。所以,电影的结局其实没有佚失,相反地,它将珍贵的决定权交付给观众,任凭我们自由解读、创造。至此,观影也从被动地接受刺激、讯息,转变成一种意识之外的互动与连结。

全文图片:东昊影业

Other Articles

spot_img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spot_imgspot_img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