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 16 岁踏入殡葬业,薪水高出同学 3 倍! 日本认证送行者 许伊妃:精神压力也多 3 倍…

【我们想让你知道】

不管在何种文化社会,「死亡」都是人人避讳的议题,殡葬业更是许多人敬而远之的职业。自幼性格反骨叛逆的许伊妃却在 16 岁那年就对殡葬业产生兴趣,後来甚至赴日本留学成为台湾第一位日方认证的送行者,薪水比同学高 3 倍。让我们来看看她的故事…

文 /唐滋莲

年仅 26 岁,却有 11 年殡葬经历,外表甜美的许伊妃,从小叛逆反骨,像只刺蝟,赴日留学後成为台湾首位日方认证的送行者,她学会藏起刺,学会尊重,学会自处,甚至学会抚慰人心。年纪轻轻的许伊妃,2016 年在脸书写了「做工不丢脸」、「最小的家属」两篇文章,获得网路 13 万人感动按赞,让她从此多了一个新身分:作家,2017 年出版《黑暗中,我们有幸与光同行:20 个以温暖道别、感受生命重量的故事》一书,今(2020)年又写了一本剖析自己的新书《把自己变成光:走过「死亡」,「生」便有了意义,台湾第一位日方认证送行者不得不说的生命故事》。2018 年,她抛下一切前往日本纳棺学院进修,翌年,她成为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认证的送行者。

对殡葬礼仪流程感兴趣家人越反对越想做

16 岁,正是二八年华的年纪,同龄的孩子约莫在念高一,甚至不少人从来没有打过工,当时在念夜校的许伊妃,却选择加入殡葬行列,成天出没在殡仪馆。「我不是一个按部就班、很听话的那种小孩,虽然也曾在咖啡厅、服饰店打工,但都做不久,我就想做一些比较特别的工作。」许伊妃笑说,当时,一心想找「很特别」的工作,如果不是殡葬业,大概就剩酒店妹了,刚好亲戚小孩过世,她参与了告别式,对整个流程产生兴趣,便决定选择殡葬业,她认为,当年的自己不是因为有什麽了不起的抱负,只是想追寻特别的存在,而且,家人越反对,反骨的她就越想去做。

会成为如此叛逆的孩子,许伊妃有她伤痛的过往。从小,她出生於一个相当富裕的家庭,和哥哥姊姊都是贵族名校的学生,却因父母欠债千万,一夕之间,从透天厝搬到老公寓,讨债人士纷纷上门纠缠,父母从争吵变成离婚,他们 3 个小孩选择跟着阿嬷生活。家庭发生骤变的那一年,许伊妃年仅 4 岁,但她却承接了大人们的情绪,记得所有发生的一切细节和改变,「不是爸妈不要我,是我把他们扔了!」

幸运的是,随着许伊妃的父亲努力把债务还清,母亲离家 1 年後又回到孩子身边,许伊妃在个性叛逆、张牙舞爪的同时,也感受着父母的懊悔和补偿,在一次次的对抗和对话之後,许伊妃在书里写下这段话:「谢谢上天,让我在你健康的时候就後悔,让我还有时间去道爱、道歉、道谢!」

薪资高出同学 3 倍赴日留学更懂尊重

投身殡葬工作的她,刚开始只是做一些打扫、端茶水、烧金纸、遗体化妆等打杂工作,许伊妃也不讳言,薪资比起其他同学大概高出 3 倍,「但我们所付出的时间、体力和精神上的压力,也高出其他工作至少 3 倍」。工作几年後,一心想要进入日本纳棺学院学习的许伊妃,几经波折终於开启了她的留学梦。

在日本留学,不仅让许伊妃学到纳棺的知识和文化,也改变她许多想法。「以前我常会在网路上写工作上遇到的真实故事,还会明目张胆地配上经过处理的照片,当时常常被其他殡葬业者攻击,说我消费死者,现在几乎所有殡葬业者都在写,我反而比较有顾虑。」许伊妃说,在日本学到对遗体和家属的尊重,「真相永远是属於家属的!」

「我一开始不能接受,觉得自己只是想写文章,让世人把握和亲友相聚的时光,不要徒留遗憾,那些骂我的人只是见不得我好。但日本纳棺学院的老师告诉我,『如果你想表达的意念,家属没有接受到呢?』『为什麽家属需要被你的文章一次次地提醒伤痛呢?』我才赫然发现,我的作为是不对的,并没有真心为家属着想。」许伊妃说,现在她即使写文章,也会调整故事内容,家属看到也不会知道是他们的故事。

对家属心理辅导收到答谢感触深

日本纳棺学院毕业後,许伊妃在当地工作 1 年左右,因为签证到期,便回到台湾,和朋友开立已有 20 年资历的礼仪公司合作。出第一本书之前,许伊妃曾因忧郁症发作,又受到每天处理殡葬事务所接受到的负面情绪影响,她曾经整整 2 个月无法工作,被调职到一个完全没有产能的职位。「透过出国旅游、阅读或是写文章,让文字打包情绪,我也好好趁这个机会剖析自己,也研究家属们的悲伤心理,所以我现在的工作比较偏向家属的心理辅导,针对家属茫然不知所措的心情、不理解治丧流程的慌乱,或是家属之间的情感沟通纠结等,都由我一人来面对处理。」许伊妃说,通常这个工作是礼仪师一人要完成,但礼仪师工作太繁杂,在台湾愿意找专人来负责这一部分的礼仪公司实在很少见。

今年才 26 岁的许伊妃,却拥有 11 年的殡葬事业经历,其中让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是发生在 3 年前的某一天夜晚。

「基本上,台湾有个不成文的观念,只要殡葬仪式结束,家属离开殡仪馆,是不可以再回头的,除非他们不忌讳,或是东西忘记拿、钱算错了,总之,复返的原因都不会是太好。」许伊妃说,那天白天忙了很多场告别式,不停地收拾灵桌,突然眼睛余光瞄到有人朝她的柜台靠近,她抬头一瞧,发现是上午场次的家属,许伊妃心里七上八下,想说不知道是不是误丢了家属的东西,没想到,家属站在她的面前,对她深深的 90 度鞠躬,眼眶泛泪地紧握着她的手说:「阿公说谢谢你,这一切还好有你。」

「我当下彻底感觉到我常说的『力量』,原来是真实可以感受得到的,她那句话和动作是我很大的鼓舞力量。」谈起忧郁的过往和所承办的治丧案例,甜美笑容下的许伊妃藏着老灵魂,对所有人的感受,她显然都放在心上,用字遣词字字斟酌,尊重生死,敬重人性,这个期许把自己变成光的女孩,在一次次送走离开的魂,抚慰在世的人之後,她所散发出来的光芒,越来越让人感到温暖。

本文由授权转载

(图:时报出版、许伊妃 / 责任编辑:Winny)

Other Articles

spot_img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spot_imgspot_img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